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贺礼
    众人望向余生手里甘蔗。

    在赌的时候,余生的确一直在啃那玩意儿。

    见他啃着津津有味,刚才还有人羡慕,想尝几口来着。

    尤其在他们废寝忘食的时候,余生吃的模样,更是勾着他们肚子里的馋虫。

    难道这玩意真的能带来幸运?

    诸位赌客心里想,若有机会,一定得买点儿尝尝,

    啪!

    城卫首领一拍桌子,“不,不对,你一定作弊了!”

    连续两次三点围骰或许是巧合,亦或者说是幸运;但连续两次骰子成齑粉,那就不是巧合了。

    城卫首领虽然不知道余生怎么出老千的,但其中绝对有古怪。

    这次,他也不给余生证明的机会了,决定直接拉着他去找城主。

    “小子,我告诉你。”

    他拉着余生领子,威胁道:“你要是作弊,到了城主那儿,可就没有斡旋的余地了。”

    他想让余生知难而退。

    “那就不斡旋了。正好,我想找传说中的赌神赌几把。”余生把城卫首领的手打开。

    城卫首领上下端量余生,居然想跟他们城主赌,好大的胆子。

    他们刚要拉着余生走。

    余生停住了,说道:“我赢的钱,还有这赌楼房契至少得拿走吧?”

    “万一我没作弊呢?这些可就是我的了。”余生说。

    城卫首领觉着有理,于是让人把钱、房契拿过来。

    “我拿着,你若没作弊,我会给你的。”他说。

    余生点头,“请吧。”

    他们从赌楼出来,街边赌桌上的赌客早不赌了,全围在路边看着余生。

    这人胆子真大。

    他们纵横赌场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有人敢在赌城里作弊,余生那是头一号。

    赌城不大,大约一条大道,七八条与大道十字交错的巷子。

    但却热闹的很。

    走到任何地方,都有摇骰子,打牌的声音,中间不时夹杂着恸哭,嘶吼,怒骂。

    不时还能见到有人在厮打,城卫们很快围过来,把他们解决掉。

    他们在去往城主府的时候,还与一队奴隶擦肩而过。

    他们被绳子绑成一串,在押送的人与城卫首领打招呼的时候,余生了解到,这些奴隶将被送到中原。

    这些奴隶中,大部分是把自己赌输出去了。

    但也有一些人,被他们身为赌徒的亲人输了出去。

    一路走过去,一路赌。

    百姓自己的院子,街边赌桌,两旁的楼都在赌,丑态毕露。

    很快,城主府到了跟前。

    这座城主府很特殊,叶子高他们第一次见,不由地啧啧称奇。

    余生不是第一次见了,他在前世见过,类似于土楼,围成一个圈,只有窗户在外面。

    “掌柜的,把这改造成为客栈不错。”富难说。

    余生点头,“是不错,等会儿就同赌神赌这个。”

    “哼!”城卫首领冷冷的看他们一眼,率先向门口走去,对大门口的护卫说了几句后,他招手,让手下领着余生他们进去。

    刚一进土楼,打牌、摇骰子的声音迎面扑来,让余生眉头微皱。

    他们径直穿过外面一圈楼,穿过两条走廊后,来到中间的大殿前,稍作禀告后走了进去。

    大殿中央,一圈人围着一张桌子,赌的兴致正浓,侍女在旁边伺候着,不时的端茶递水。

    一圈人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坐在主位上,又丑又黑,还有一脸麻子的胖子。

    他眼在眯的时候,呈三角形,看起来十分的狡猾。

    城卫首领让余生他们在门口等待,自己去胖子耳边嘀咕了几句。

    胖子三角眼一竖,瞥一眼余生,“出老千儿?”

    “他娘的,老子这辈子最讨厌出老千了!”胖子怒道。

    这声音说大不大,但也不小,余生听得清清楚楚。

    余生不乐意了,“你说谁他娘的?”

    胖子一瞥余生,“我说你娘的。”

    “哦。”余生话音刚落,“轰”,平地一声雷,在宫殿顶上炸开一窟窿。

    登时,围着桌子的人一哄而散,胖子被吓的差点跌倒在地上。

    “怎么回事?”胖子望着头顶问,天蓝蓝的可以看见。

    手下们全摇头,他们也不知道。

    胡母远望一眼屋顶,心说幸好有屋顶当着,不然某人非倒霉不可。

    余生见雷没劈到,有些遗憾的摇头,“你说我作弊,你有证据吗?”

    城卫首领又在城主耳边嘀咕几句。

    “作弊这么厉害?”胖子审视着余生,说道:“我没有证据,但我有法证明你做没做作弊。”

    “怎么证明?”

    胖子一拍面前的桌子,“你们俩赌一把!谁赢了谁是对的!”

    “嘿。”余生无话可说,他想不到还有这么证明的。

    城卫首领直起身子,说道:“别以为这是儿戏,在我们城主面前,任何作弊手段都无效。”

    “不错。”胖子说。

    “我这一辈子,追求的是有三样,公平,公平,还是他妈的公平。”

    胖子站起来,“不瞒你们说,我的法则就是公平!”

    余生一愣,“什么玩意,法则?”

    “不错。”胖子说,“这也是我成为赌神的原因。”

    他看着余生,“所以,只要你们在我们面前赌一把,法则自然会公平的判定谁对谁错。”

    “来吧,赌一把。”胖子招呼余生。

    余生心有疑虑,在走过去的同时,问系统:“运气好算不算作弊?”

    系统道:“赌本来就是个碰运气的事儿。”

    “也对。”余生安心了,虽然他的运气逆天了点儿。

    他坐在凳子上,城卫首领坐在余生对面。

    “赌什么?”余生问。

    胖子取过两个骰盅,各丢进去两枚骰子,分别丢给余生和城卫首领,“赌大,你们谁摇的点数大谁赢。”

    余生随手一摇,放在桌子上。

    城卫首领使劲摇了半天才放下。

    “开吧?”余生说吧,随手打开,两个六点。

    城卫首领一怔,在打开自己骰盅时犹豫了。

    “快点儿的。”胖子催促。

    等城卫首领打开,见骰盅下面是两个一点儿。

    “我去!”胖子惊讶,他抬头看着余生,“你小子还真没作弊?!”

    按手下说的,他几乎已经判定余生是出老千了。

    现在的结果出乎他的预料。

    “我只是运气好而已。”余生挥手,让富难去城卫首领那儿把赢来的钱,房契全拿过来。

    “自己留一千贯,当做本掌柜送你的成亲贺礼了。”余生说。

    “得嘞。”富难高兴的嘴咧到耳根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