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三四一章 不足为奇
    ……

    果然,这也是欧楚阳猜到的,所以也就不足为奇了。

    严默说:“第六级有几个监护人。他们的种植范围从早期的后天地区到咸田地区的极限。过去,他们曾经是南部荒野内大型部落的巫师使节。但是,即使在南部荒野中也有持续不断的战争,有时甚至连这些巫师特使也会被杀死。这些人也曾经受伤,濒临死亡。他们被我救出,以换取他们的灵魂守护炼金审判的第六级。

    “就是这样……”欧楚阳突然意识到。所谓的巫师特使确实是名副其实的。在所有巫师使节中,他所处理的是最弱者。这仅仅是因为他15岁。如果他年纪大一些,那么他将不得不面对一个中等的后天,甚至是后期的后天王国。

    “您可以休息三个小时,然后进行第七次冶炼试验!

    严默这样说,然后立即消失了。

    欧楚阳听了这话只能笑得严厉。他怎么能穿过七楼?

    六楼已经算是他的运气了。以他目前的实力,他根本无法与后天的领域大师匹敌。如果不是因为监护人失去耐心并试图强行限制自己的动作,从而在防守中留下了空缺,欧楚阳根本就没有办法获胜。

    现在,他的力量并没有增加,他不得不通过第七次审判。他怎么能这样?

    从第四次审判开始,随后的每个人的难度都增加了可笑的程度。如果按预期进行,那么第七级的难度将大大超过第六级。

    他应该怎么从这里开始?

    如果他做不到,那奇怪的红色石英将变成一个梦,他甚至不会通过第六次审判就获得奖励。

    无论如何,他必须全力以赴。即使只有一丝希望,他仍然必须大步向前。欧楚阳使自己的情绪恢复了平静,拿出两块纯正的真石,在冥想的时候坐下来,开始恢复体力的同时,还用力挽救骨头上的药物。

    刚才,他把持矛的胳膊折断了,骨头变成了血腥的烂摊子。对于武术家来说,即使在半个月之内,这种伤害通常也无法恢复。但是,欧楚阳的复原力,恢复率和血液活力都得到了极大提高。除了两种价值连城的骨恢复膏的作用外,他的手臂还可以在两个小时内完全恢复。

    在剩下的最后一个小时里,欧楚阳将自己的真essence和体力恢复到最佳状态,并使自己的心情变得平静祥和。

    最后,他开始了第七次也是最后一次审判。

    一盏灯闪烁,圣殿在他周围消失了。欧楚阳进入了一个明亮而明亮的白色世界,里面充满了发光的光,无数的场景在他周围形成并扭曲。

    “在19,000年中第七次审判……从未有人涉足此地。”欧楚阳握紧拳头,完全平静下来。

    在此之前,欧楚阳曾反复想过在第七阶段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但是,既然他已经真正踏上了第七层,他在这里看到的一切就让他大为震惊。

    在前六个级别中,每个世界都对应其名称。例如,地狱的第一层是一个血湖。第二级是与黄泉相对应的饥饿幽灵。第三层是对应于广阔荒野的动物。巫婆奴隶的第四级相当于一个竞技场……

    欧楚阳认为,由于第七级是“魔法师的世界”,他希望看到的场景应该与众神之境中的某些土地相似。

    但是,他没想到会来到一个普通的人类城市。在欧楚阳周围,热闹的人群和小贩在兜售他们的商品。那里有小孩在玩耍,空气中弥漫着微弱的灰尘和芬芳的花香。一切似乎都是绝对的现实。

    但是这些都没有让欧楚阳感到惊讶。令他震惊的是他现在站着的地方。

    他站在一家高档但有些旧的餐厅前。

    粘土砖不再明亮,随着时间的流逝,红色漆成的柱子逐渐褪色。旧窗户下陷,屋顶倾斜了。一切都散发出无尽岁月的模糊味道……

    欧楚阳对这家餐厅太熟悉了。自从他记得起,他就一直在大厅里奔跑,听讲故事的人编织奇妙的尾巴,漫游的吟游诗人唱着辉煌的歌声。他看着人们下象棋,并与老顾客和老顾客一起吃糖果。

    带盖的茶杯,糖衣糖葫芦,毛巾披在服务员的肩膀上,母亲做的美味佳肴……所有这些与他记忆中的食物完全一样。

    这是他的家。

    这是绿色桑树城的林氏家族餐厅。我在这里住了十多年。我……我怎么到这里来的?”

    欧楚阳忍不住慢慢抬起脚走进餐厅。但是就在他越过门槛的那一刻,他冻结了。欧楚阳站在那里,他的心像一波不确定的波浪。

    他看到一个年轻人穿着优雅的丝绸衣服,大约18或19岁,拿着风扇,微笑着走出厨房。

    但是这个人并不陌生。这个人就是欧楚阳。确切地说,这是几年后的欧楚阳。

    然而,看着这个人,欧楚阳可以看到他体内没有修养的迹象。他的书风和学术风度很高。他显然一生中从未修过武术。

    不仅如此,而且两者在举止和气质上是完全不相容的。

    甚至当欧楚阳屏住呼吸时,眉毛之间仍然有锋利的空气。空气似乎随时都准备喷发而无法阻挡。

    但是,在他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只是愤世嫉俗地微笑着,在那个微笑中甚至还带有一点邪恶。他有学者之子的风度。

    “这个……真的是我吗?”

    欧楚阳不敢相信这一点。

    “小李子,为我准备一辆轿车。蒂尔花厅的苏小姐今晚将举行一场表演。去帮我订一张卡我会去支持。”年轻人迅速转过身来,扇动着风扇。

    “这个……这不好。。。”一个叫小李子的小仆人不好意思地说,“年轻的主人,田家的第二夫人今晚要举行盛宴,并亲自要求您以名字参加。”

    “照看你的脸。如果她要举行一场盛宴,那么她会想要一名厨师。我要做什么用?”

    “这个……”小丽兹似乎很痛苦。“田家的第二个人想请青年大师今晚在生日宴会上留下一首诗作。您目前是新入选的学者,您的诗歌绝对是桑树市内的第一名……”

    “此外,田家二世的年轻主人,非常美丽和贤惠。夫人最后一次见到她时,她非常喜欢她。也许在将来……少爷,嘿,少爷,别走!”

    在小丽兹完蛋之前,这名青年已经走出家门,甚至没有向后看。他说:“如果父亲问我去哪里,告诉他我去喝酒。”

    在话语还没结束之前,他已经走了。小李子的脸像被压过的苦茄子。他只是完蛋了。如果船长或夫人知道了这件事,那他肯定会被责骂的。

    田家的第二夫人对青年大师印象深刻。不仅如此,田家的第二夫人也很善良,美丽,有良好的背景,非常适合被选为学者的青年大师。

    但是林少爷实际上对蒂尔·花厅的苏小姐很喜欢,实在是无法理解他的心情。

    事实是,蒂尔鲜花厅实际上是一个妓院,但它是一个更高等级,更优雅的妓院。里面的大多数妓女都得到了良好的修饰和举止,并出售了他们的技能而不是身体。他们外表优雅精致,精通诗歌和绘画。这些才华横溢的女士被认为是世界范围内令人惊叹和罕见的美女。

    苏小姐是蓝绿色花卉馆的主要景点。尽管她仍然保持纯洁的身体,但她仍然是妓院的妓女。凭借她廉价的血统,师父和夫人怎么可能允许她嫁给家庭?

    “我死了,我死了,如果大师知道年轻大师已经去了蒂尔花厅,那么不仅年轻大师会完蛋,而且我也会遭受厄运。”小丽兹满脸痛苦。他不知道他是否应该诚实地将此事报告给船长和夫人,还是应该隐瞒。

    欧楚阳一直静静地站在餐厅外面,静静地看着现场的景象。刚才,这个年轻人擦过了欧楚阳,但是甚至一次都没有看过欧楚阳。

    欧楚阳明白了。他不属于这个世界。他只是一个路人。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可以看见他。

    “这里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还有另一个我?”

    “我八岁时,父母让我上学读书。我去了首都,为了学习初步考试,我学习和阅读了四年的书,直到我12岁为止。那时,我扔掉了我所有的书,全心全意地放弃了一切,走上了武术之路。因此,在我最终让父母失望之前,我与父母进行了激烈的争执。我在这个世界上成为的欧楚阳并没有放弃他的武术书籍。取而代之的是,他参加了预备考试,然后从学者变成了朝廷候选人。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世界?这是一个真正的平行世界吗?还是这个虚构的世界源自我的思维?”

    “如果这是《魔法师世界》的第七次审判,那么它会测试什么?它会考验我的武术精神吗?如果它能考验我的武术实力,那么什么算是通过这次审判呢?”

    “既然是巫师世界,那我为什么要进入人类世界?”

    欧楚阳的心情很复杂。他只是站在餐厅的大厅内。这样,他站立了几天。

    人们来来去去,没有人看到他。甚至还有那些穿过他的身体的……

    在大街上,有小贩兜售他们的商品,街头艺人唱着明亮而欢快的歌声,丰富的美食和美酒香气,甚至还有他父母的风化面孔……

    他周围的一切似乎都是真实而又不真实的。

    他周围的所有人都很熟悉,但他们似乎也很陌生……

    在这个喧闹而忙碌的世界中,欧楚阳似乎是一个灰色的存在。他的影子是孤独的,他无比荒凉。

    “这个世界是一个幻想,我是真实的吗?”

    “或者……这个世界是真实的,我是一种幻想?”

    “不,这是错误的。这不是我的世界。这只是我内心的恶魔!”

    欧楚阳的眼睛突然睁开,蓬勃发展。

    彭!

    欧楚阳只能听见无数玻璃碎片的声音。在他面前,餐厅和顾客都完全消失了!

    但是,欧楚阳没有回到生死熔炼审判。相反,他到达了一个流血的战场。远处传来响亮的战鼓,光彩的旗帜飘扬在空中!

    “这是…”

    欧楚阳在他面前看见装甲骑兵士兵。他感到寒意,心冷。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欧楚阳的灵魂力量如潮水般向四面八方扩散。片刻间,它锁定了一个年轻的形式。欧楚阳扬起眉毛。这是真的!

    欧楚阳感动。片刻之内,他出现在军营里。内部,有一个15或16岁的青年穿着简单的盔甲。他手中握着一把普通的铁矛,他的表情充满了恐惧和烦躁。

    看到这个年轻人,欧楚阳闭上了眼睛,看上去很复杂。

    是他自己,真的是他自己!

    怎么会这样

    他12岁那年与父母发生纠纷。最后,他被允许练习武术。欧楚阳此时表示,如果他在15岁之前无法达到“身体转型的第一阶段”,那么他将参军,在那里建立自己的军队并进行无数次服役,并返回一个有钱有财的英雄家庭。荣誉!

    鉴于此,看来这是他参军的时候!

    这是另一个世界中的另一个欧楚阳!

    ……

    在军营中,青年坐在长凳上。他拿出一块薄油布,开始默默地抹去长矛。与他的身材相比,矛的长度要长得多。

    “嘿,新手,这是您第一次来战场吗?”一位三十多岁的老兵抬着碗饭走过去时,他的脸很简单。

    那个年轻人sheep恼地点了点头,说道:“啊,是的,我是新兵。”

    “哈哈,战场上的新兵总是如此紧张和焦虑。没关系。由于我们位于同一营房,因此我们将被送往同一地点。只要跟在我后面;我会保护你!”

    “好……太好了……”年轻人的表情有些稚嫩而天真。他紧张地挤出了感恩的微笑。

    战争爆发时,成千上万的士兵向前冲去,他们广阔而占优势的光环甚至冲走了云层。

    烟从四面八方升起,在各个角落响起了激烈的战斗,长矛横冲直撞。

    年轻人返回了胜利的军队。但是,那个面目简单的老兵并没有回来……

    当士兵们一起死亡时,他们也被埋葬在一起。没有坟墓,那个年轻人甚至都不知道退伍军人的名字……

    每一天,青年的表情变得越来越温柔,越来越充满了坚定而坚定的决心。

    慢慢地,他从新兵变成了下士。他从下士变成了队长。从上尉那里他成为了一个营的负责人……

    他的矛技术越来越精致,力量越来越强,军事知识和外貌也越来越成熟。

    逐渐地,这个青年也成为了退伍军人。他会看着每一个新兵,对他们说:“没关系。当我们向前冲锋时,跟在我后面;我会保护你!”

    那个曾经天真无邪的男孩怀有一个参军的梦想。每次游览异国他乡时,他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变成白骨。在生死存亡后,他变得坚强;他就像老兵一样。

    如此,日子无休止地继续。每个士兵都梦想着成为一名将军。但是,他们更有可能跟随前辈的脚步,梦见那些已经过世的人……

    ……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