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千八百二十四章 落花小姐
    却见那原本明媚的阳光,竟然一下子就被遮挡了起来,整个空间变得压抑无比。

    与此同时,空气中还多了一股浓郁的香味。

    这就是花香,但是因为香气着实浓郁过头了,因此反而给人一种极其刺鼻甚至是恶心的感觉。

    随着花香汹涌,一道强大的气息笼罩而来。

    流水公子头皮剧烈一发麻,那瞪得滚圆的眼珠子流露出一丝浓郁的恐惧,内心简直无助到了极点。

    在这一瞬间,他似乎能够体会到那只蝼蚁在被丹神扁佗那道威压笼罩住的时候是何等的恐惧,又是何等的无助。

    流水公子狠狠的咬了下牙,让自己镇定一些,便想逃离。

    但是,为时已晚!

    “轰!”

    一座小山重重的砸在了流水公子面前,使得整个空间都剧烈的颤抖了起来,那地面更是出现了一道又一道恐怖的裂痕。

    远处那山脉,更是有不少石头往下滚落。

    周围不少毒虫兽类甚至直接被这道强大的气息给震晕了,天空中数只大鸟直接翻白眼,坠落下来。

    看着面前那座小山完全拦住他去路的小山,流水公子面色无比的僵硬,身体却是在哆嗦。

    这不是小山,这是一个人,一个女人,一个很高很胖很香的女人!

    她是花痴落花小姐!

    她是流水公子的头号粉丝!也是流水公子最大的梦魇!

    每次流水公子见到她,都想将她大卸八块。

    可惜的是,落花小姐也是在那苍穹榜上留下名字的强者,论实力,甚至还在流水公子之上!

    那怕流水公子所吹奏的《断魂器》在暴戾,却也切不开落花小姐那一身肥肉。

    有这样个脑残粉无疑是悲剧的,所以流水公子只能落荒而逃。

    更为悲剧的是,十次里至少有八次,流水公子都没能逃出落花小姐的手掌心。

    他只能强忍着恶心以及耻辱,对落花小姐虚与委蛇,苦苦寻找脱身之法。

    就比如现在,他又没能逃脱成功。

    流水公子委屈都快哭了,他着实想不明白,这如此庞大的身体,为何拥有如此恐怖的速度。

    花痴落花小姐那双几乎要迷成一条线的眼睛激动异常的看着流水公子,那比剑猪的嘴还大的血红嘴巴竟然还流淌着让流水公子倒吸着凉气的口水。

    她那声音明明相当的嘶哑,仿若魂鸦,却是故意捏着,故作娇滴滴。

    “流水哥哥,人家总算找到你了,人家可想死你,想得人家都瘦了,你想人家了吗?瞧人家这个问题问得笨的,流水哥哥当然也很想人家啊。”

    “嗒嗒嗒……”这是落花小姐口水滴落在地上的声音。

    流水公子面色变得更是难看了,身体僵硬如同冰雕,更是气血翻涌,就要喷出一大口闷血。

    他坚定不移的认为,自己身中剧毒了。

    流水小姐有毒!哪怕只听她的声音,都要中毒!

    同样是女人,怎么差点就这么大呢?

    你看人家梵音仙子多高贵!哪怕梵音宫最低等的下人,也比这落花小姐不知道要高贵多少倍!

    流水公子突然间很想念那只蝼蚁,他宁愿被那只蝼蚁侮辱死,也不愿意被流水小姐的口水淹死。

    这特么的!

    “流水哥哥,你说,你是不是很想很想人家?”落花小姐一个杀伤力十足的“眉眼”抛了过去。

    流水公子身体剧烈一抽搐,就觉得自己的魂魄仿若遭遇强者重重一击一般,几乎就要魂飞魄散了。

    但是不能不接落花小姐的话,更不能说那些落花小姐不喜欢听的话,否则后果会相当的严重。

    于是流水公子只能用尽全力,却是发出了比蚊子还要小的声音。

    “想……”

    不行了,要吐了。

    落花小姐闻言,满心欢喜,那双本就很小的眼睛更是完全成为了一条细线了,“娇滴滴”说道:“我就知道,流水哥哥定然是想死人家了。”

    因为“中毒”过深,流水公子精神甚至都开始恍惚了,他心想说本公子不是想死你了,而是想让你死。

    ……

    “砰!”

    李泽道被一脚从魂云上踹下来,砸在那地上,还如同皮球那样,在地上弹了弹,嘴巴一张,直接喷出一口老血。

    当下只觉得自己的魂魄就要被砸出窍了,艰难抬起头来,却是看到自己已经置身在一小院落里。

    前方是一个看起来古朴的茅草屋,如此而已。

    空间中却是充斥着一道李泽道很是喜欢的味道,那是炼制各种丹药所散发出来的烟味。

    看来此处正是丹神扁佗或是他的那些弟子炼制丹药的地方。

    李泽道小心脏剧烈的哆嗦了起来,自己羞辱扁佗的弟子,还将他的活尸尽数毁去,也不知道他要如此收拾自己。

    自己不会也要变成活尸吧?

    “桀桀桀……”

    阴冷至极的笑声传来。

    李泽道面色变得无比僵硬,抬头看去,却见那个之前被直接狠狠的羞辱了一番的那个家伙正站在那里。

    那双三角眼布满了幸灾乐祸的幽光。

    他身边还有几个笼子,笼子里所装的皆是吓得瑟瑟发抖的兽类,其中就有李泽道相当熟悉的毛熊。

    李泽道嘴角剧烈的抽了抽,心里泛起阵阵浓郁的苦涩,早知道就不应该那样羞辱他,这下完。

    乌蒙心情这个好啊,好得他都想仰天长啸了。

    之前所遭遇的耻辱,在见到这个该千刀万剁的家伙之后,也全部消失不见了。

    他只觉得今天的阳光特别的明媚,今天的自己特别的帅气,还特别的强大,强大到觉得师尊也不过尔尔……

    当然如此找死的想法只能在心里小心翼翼的想着,无论如何都不能流露出半点。

    乌蒙随手提起那装有毛熊的笼子,阴冷笑着,扭着脖子走到李泽道面前,脚抬了起来,直接踩在李泽道那张脸上,还用力的碾压了起来。

    特么的,敢抽本大爷的脸?看本大爷不踩扁你的这张丑陋的脸!

    李泽道脸上的皮直接被搓了下来,鲜血淋漓。

    心里这个恨啊,你妹的竟然敢动本公子的这张脸?本公子跟你没完!

    “桀桀桀……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剥夺你的魂跟魄的,我会让活得很久很久,我还会让你一直保持清醒的。”

    “我会让你相当清醒的感受到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说着,乌蒙将脚抬了起来,阴森森说道:“这样吧,你先跪下给我磕头求饶,若是能够可怜到让我动了恻隐之心,我可以让你少受一丝丝痛苦,你以为如何?”

    李泽道抬起头来,神色诚恳的看着乌蒙,用一种极其认真的语气说道:“我觉得吧,冤冤相报何时了啊,你以为呢?”

    “砰!”

    一声闷响,李泽道仿若足球一般,被一脚踹飞了出去,嘴巴一张,又是一口夹杂着内脏的闷血。

    李泽道心里暴戾之气沸腾,若非在黑云上,被那扁佗往嘴里塞了一枚毒丹,导致修为完全被抑制住,本公子现在就要跟你决一死战了!

    “我以为首先请你喝尿吃屎了。”

    想起之前清醒过来找之际,清楚的看到毛熊的屎尿其喷在自己脸上,甚至还喷进他的嘴里。

    乌蒙的胃又开始扭曲了,咽喉里的酸水就要喷出来,更是怒火中烧。

    咬牙切齿道:“你放心,每天我都会请你吃不同毒虫兽类的屎尿,保证绝对新鲜,绝不重复。”

    李泽道叹息摇了摇头,甚至遗憾。

    这个家伙真是野蛮啊,竟然不懂冤冤相报何时了的真谛。

    乌蒙粗暴的将吓得瑟瑟发抖的毛熊从那笼子里拖了出来,走到狼狈躺在那里动弹不得的李泽道跟前。

    随后学着李泽道那样将毛熊的屁屁对着李泽道那张脸。

    李泽道见状,只能紧闭眼睛跟嘴巴。

    乌蒙桀桀冷笑了一声,却是从怀里掏出一小节空心竹子,强行塞入李泽道的嘴里,这样一来,那一节竹子俨然就成为了漏斗了。

    又找来了两根牙签粗细的小棍子顶住了李泽道的上下眼皮,不让他闭上眼睛。

    如此“绝美”的风景,这个该死的家伙怎么可以错过呢?

    “千万千万别浪费了。”乌蒙哈哈大笑了起来。

    李泽道满脸悲愤,却又无可奈何。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默默的承受这失败者必须承受的耻辱。

    不过那也太恶心了,所以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李泽道开始浮想翩翩。

    他突然间想起自己拥有十大神器之一的蝶翼。

    梵音仙子先前说过,他因为修为太弱了,因此没办法感受到蝶翼的存在,自然也就不能发挥出蝶翼的威力。

    不过蝶翼仍是神器,在主人遭遇危险的时候,便会自行出现,带着主人脱离危险之境。

    现在他已经是大道境的强者了,应该可以感受到蝶翼的存在了吧?

    李泽道感受了一番,脸上的肌肉忍不住抽了抽。

    蝶翼说到底是魂器,已经跟你的魂魄融合在了一起,就如同那黄金罩。

    在黄金罩尚未被打碎之前,李泽道可以随时感受到黄金罩的存在,但是现在,依旧察觉不到蝶翼的踪迹。

    看来,大道境下品依旧太弱了。

    看着对准着自己,散发着恶臭味道的毛熊的大屁屁,李泽道哭丧着脸:“蝶翼啊,你家主人我现在就要吃屎喝尿了,很危险的!你倒是赶紧出现带我离开啊!”

    “我要是吃屎喝尿了,你脸上也无光不是?”

    魂魄深处,一只漂亮的蝴蝶静静的栖息在那里,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