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蒂落
    立秋已经过了,处暑近在眼前。

    在双抢即将结束,枣树叶刚染黄时,云溪村的人已经为即将到来的村文化活动中心庆典准备起了丰盛的流水席,排演着花鼓舞。

    云溪村的花鼓舞是全龙湾镇最有名的。

    在那个缺乏娱乐活动的旧时代,在这个花鼓舞传统深厚的村庄里,大人娃娃谁都能够上场来几下。往年,一进入冬天,这个村就为正月里闹花鼓而忙起来,所有的家户都会费尽心思准备招待春节花鼓舞队来为自家“转院”时的吃食;每一家都要借此机会来夸耀自己的“门户”好。

    今年却是大不一样了,时间才刚刚来到暑意正烈的8月,云溪村牛马般劳动大半年的人民已经象着了魔似的,卷入到文化中心庆典的欢乐浪潮中去了。或许很多城市人不明白那时候的礼堂对于一个农村村集体的意义。它往往是一座村庄的地标建筑。这里不仅是村里大小事务的表决地,更涉及到村民们的红白喜事。也就是说,那个时代的人从出生到结婚到死亡的三桩大事,有两件要在这里完成。

    现在,在张云起等人大手笔的支持下,云溪村的礼堂建设的大气敞亮,还升级成为了文化活动中心,庆典仪式就更加马虎不得了。以张国瑞为首的几个村委会干部,老早就启动了村文化中心庆典的总料理,安排流水席、各式各样的娱乐节目,满世界发请帖,布置接待客人等具体事宜。

    在村集体的大事上,最热心的还是年轻人们,他们自发地承担起了布置礼堂,搬运货物和装扮彩门等重活粗活,一些外出务工的人也计算好时间赶了回来,他们拿不了大钱,便你五块,我十块筹措了一笔资金,购买了一拖拉机的鞭炮礼炮,庆典的当天,在文化活动中心正面搭建的彩门前燃放,鞭炮声炸得人耳朵发麻。

    张云峰这次也来了村里。这位曾经在云溪村操弄庄稼一等一的好手,已经是村里后生们眼红的市里大老板,但他待人处事还是和以前破落时一样忠实。当然了,这次回来,他依然不可避免地被村里人围着堵着问“啥时候开分店呀?”、“你那鱼粉店现在缺不缺人手啊?”、“对了,你和晓楠的婚事定了日子没?”等等诸如之类叫人头疼又害臊的话题。

    活动庆典的那天,最受人瞩目的还是贴在村文化活动中心门墙上的大红榜,上面标注了建设活动中心的集资和捐款名单。等庆典活动结束之后,还要立碑纪念。在这里面,名望极高的张国祥和纪重分别捐款5000元,高居榜首的是张六顺张老汉,他集资10万,捐款10万。

    流水席摆在主楼礼堂里,鞭炮礼炮放过之后,在硝烟味中? 一道道并不精致但敦厚肥硕的乡里菜依次上了圆桌,张云起被村里的干部强行架到了礼堂主席上。这样的位置坐的烫屁股,同桌的除了他爸张六顺,其余的都是些村里上了年纪的老人。在村里的事务上,这些穿戴整齐的老汉是绝对领导人和权威。

    流水席过后,全村所有闹花鼓舞的人才和把式都集中在了文化中心前的彩门上? 婆姨女子穿戴得花红柳绿? 长彩带缠腰,老汉后生一律上黑下蓝,打扮得齐齐整整? 随着动听的锣鼓点? 这些人翩翩起舞,马路上立时就成了一条七彩的长河,村里有名的把式张二麻自然是彩河的中心处? 他出口成章? 妙语连珠? 常常使众人大饱耳福。

    张云起吃过酒后,就找到了纪灵、初见几个女孩子? 和她们挤进热烈的人群中看时? 鼻子上画了块白颜色,手持箐鸡尾的张二麻,正和村里的寡妇刘兰杏表演1984年春节联欢晚会上湘籍歌唱家李谷一和姜昆演出的对古戏《刘海砍樵》。

    “胡大姐!”

    “哎!”

    “我的妻。”

    “啊?”

    “你把我比作什么人罗!”

    “我把你比牛郎,不差毫分哪。”

    “那我就比不上罗!”

    “你比他还有多咯。”

    “胡大姐,你是我的妻罗。”

    “刘海哥,你是我的夫哇。”

    “胡大姐,你随着我来走罗。”

    “海哥哥,你带路往前行哪。”

    “走罗嗬……”

    “行罗嗬……”

    “走罗嗬……”

    “行罗嗬……”

    这段对古戏唱得绘声绘色,韵律十足,人群卷起了一片欢腾的声浪,就连村里的小娃娃们都个个兴奋地直跳,撵着看张二麻滑稽的装扮和表演,纪重还有张爸张妈正由张国瑞和村里一些长者的陪同下,站在彩门上面的一个土台上,兴致勃勃地观看着。而他那个精灵一般的女儿纪灵爱农村热闹,此刻正在围观的人潮当中。

    张云起凑到她身边,大声问:“下学期去哪里读书想好没有?如果不想去省城,那也好办,以后吃住就在我家里,睡春兰卧室。当然了,如果不好意思的话,我也不介意从你家老纪同志那里收点生活费的。”

    纪灵撇嘴:“抠!谁不好意思了咯。”

    旁边的初见听见了,迟疑了一下,忽然说:“纪灵,住我家吧?一起上下学。”

    张云起呆了一下。

    纪灵已经笑眯了眼,她忽然就拉起初见的手,蹦蹦跳跳地向远方人潮汹涌的中心跑去。

    远处,那条七色的彩带像波涛起伏的海浪沿着马路延伸而去,在“龙头”张二麻的带领之下,合着铿锵有力的锣鼓声,肩膀跨着花鼓的舞队忽起忽落,踏跺翻转,引得两旁看戏人群一片雷鸣般的掌声和喝彩声。

    张云起顺手扯了一根狗尾巴草,正要跟上大部队,却有些意外地看到不远处朝他招手的张国祥。

    张云起和市教育局大领导、张国瑞的亲弟弟张国祥少有交集,也就是因为大哥张云峰和张晓楠的事情和他接触过几回,不太清楚这时候张国祥找他有什么事情,但他还是走了过去,跟着背着手的张国祥一起来到公路旁边的一个小土坡上。

    张国祥问他:“上次你们学校发生的恶劣事件,没有给你造成伤害和阴影吧?”

    张云起回答道:“叔,我没事,但因为我受伤的那个女孩还没好全,现在也在云溪村养身体。”

    张国祥点了点头:“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会亲自干预,肯定从严从重从快处理,不仅是那个手段恶劣对校园环境造成极坏影响的林子昊,在学校里发生这样的事情,市一中领导层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现在教务主任罗大海已经被撤职了。”

    张云起怔了怔,罗大海撤没撤职他并不关心,只是他没怎么听懂这话的深层意思,更不知道张国祥如此热情地为他处置这桩事情是出于何种原因。

    这时候,张国祥又有些语重心长地对他讲道:“你以后在这些方面还是要注意一些,不要和学校的那些富人子弟意气之争,在合理的范围内,教育系统里解决不了的事情,可以找我。小伙子,你和他们不一样,你的目光和理想应该是远大的。看看现在的云溪村,因为你,世事已经大变样了。你的身上,压着沉甸甸的担子,那是我们的家乡人对美好生活得盼念呐。”

    说到这里,张国祥重重拍了拍张云起的肩膀,就背着手向人群中走去了。此刻,村里的花鼓队已经扭到了打谷场,向龙景园罐头厂新产业园区那里涌去。月牙河两岸到处都挤满了狂欢的人群……

    张云起站在小土坡上,点了一根烟,他久久望着欢腾的村庄和处暑中的山野,再过半月就是金秋了。草木飞黄,瓜香蒂落,那是收获的时节。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