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60章 和我有什么关系?
    那声音没想到叶伊竟然隔了那么多年后还是那样的强势,声音也不由得虚弱起来,说:“我不能说出你的身份,因为真相一旦说出口,我们都会死,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但是我不喜欢!”

    叶伊强势表态。

    那声音不由地虚弱起来,讨好地表示:“或许是错误的,或许是正确的,但是不管你的或许是什么样,我们都是不能回头的。”

    “不回头就不回头,谁还真的稀罕你的回头!”

    叶伊冷冰冰地说着。

    声音愕然,随后哭笑不得的表示:“对不起。”

    “别说对不起这种废话,快点把最关键的秘密告诉我!”

    叶伊强势打断声音的解释。

    声音无奈,不得不说出它一直以来守护的秘密。

    “您,就是造物主,你就是女娲,就是大地之母,也是万物的开始。地球上的第一个生命源自您的创造,最初的生命也是最后的生命……”

    “但是我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

    叶伊冷飕飕地说着。

    声音:“您确实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您一次次地掉进轮回,最终毁掉了自己的记忆,但是您自始至终都还是您,永远的永恒的不变的记忆。”

    “不变的记忆?”

    叶伊叹了一声,说:“你错了,没有人是永恒不变的记忆,我们只是无法回到过去也无法直面未来。”

    “可是——”

    “没有可是!”

    叶伊打断声音的絮絮叨叨,说:“可是从一开始就不成立!”

    “那您……”

    声音很惶恐。

    它莫名地害怕着叶伊,似乎是在很久以前就曾经被叶伊的强势和决绝刺得遍体鳞伤。

    叶伊也觉得声音的害怕和恐惧是不自然的,反问说:“这里的这些东西又是怎么回事?他们真的都是被我创造出来随后又被我抛弃的可怜生命吗?”

    “是的,您拥有无数的身份和无数的轮回,您的每一次轮回都拥有不同的名字不同的性格甚至不同的性别,但是您唯有一点从始至终都没有改变——”

    “哪一点?”

    “对您的所有物的强势,”声音说,“您拥有制造万物的能力,所以您从不在意万物的生死,您只是喜欢的时候就制造,不喜欢的时候狠狠地一刀砍下去!您是那么的残酷又是那么的强势,没有人能够逃出您的控制。”

    “但是你的口气似乎在说我的掌控也不过如此,不是吗?”

    叶伊嘲讽着。

    声音干笑着说:“您当然是最伟大的。”

    “你并不喜欢我,你只是因为某个无法说出口的理由不得不存在这里,对不对?”

    叶伊再次刺破声音的弱点。

    声音顿时消失了。

    叶伊的视野也随之变得清晰。

    她看到四周都是水晶一般的物质,清爽而透明,但是这些物质本身却是纯粹的能量构成,叶伊能感觉到能量中蕴藏着的超乎想象的爆发性。

    这些能量——

    “您知道什么是核聚变吗?”

    声音再度响起。

    “知道,”叶伊说,“核聚变是能量的一种形式。”

    “而这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是核聚变的产物,当然,更高级的量子力学也在您的无尽力量的引导下变得没有任何秘密。”

    声音小心翼翼地说着:“我之所以每一次都能确定您就是您,因为量子力学的纠缠是唯一的,不管您的外表发生多少的改变,您对这个世界造成的影响和波纹都是不变的、唯一的。”

    “你的歪理邪说让我很心动。”

    叶伊假装不相信,脑海中却泛起富士山中的秘密。

    那些不知道是什么时代存在的生物,一次次的表示,她并不属于这个世界,她来自另一个更加古老的文明,她并不是单纯的地球生物。

    结合声音的阐述,她或许真的不属于这个地球。

    但是——

    重生这种荒唐的事都能发生,我本质是个外星人也不是不能接受。

    叶伊适应良好的想着,倒不觉得声音在危言耸听。

    声音也知道叶伊是不可能因为荒唐的言论就变得胆怯又壮大。

    它确定叶伊已经做好最坏的结果后,笑着表示:“但是您有一点还是和别人不一样的。”

    “哪里的不一样?”叶伊问。

    “您对未来的态度和任何人都不一样。”声音说,“您永远不在乎过去也不在乎未来,你只是想做您觉得正确的事情,因为您知道,未来和过去都是不切实际的存在。”

    “本来就是些不切实际的存在,不是我知道。”

    叶伊冷飕飕地说着。

    声音干瘪一笑,说:“您可是真的很擅长——”

    “擅长什么呢?”叶伊嘲讽反问。

    声音不言语。

    它知道叶伊是什么样的怪物,也知道叶伊正在嘲笑自己,但是不管叶伊说什么样的难听话,它都要坚持原则不动摇,仿佛完全不懂叶伊的暗示一样。

    这是声音的原则,也是声音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最后的准则。

    叶伊觉察到声音的狡猾心态后,微微一笑,说:“别傻了,你只是不清楚自己究竟是什么东西。”

    “可是——”

    “我知道你的一切想法。”叶伊说,“从开始到未来,从最初到最终,你只是不清楚自己究竟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

    “不……不……我……”

    声音干笑着,反复试图解释,叶伊只是伸手,捏碎了声音对过去和未来的辩解。

    “不要对我撒谎,”叶伊说,“我不喜欢谎言,也不觉得谎言有存在的价值。”

    “但是我……我……”

    “谎言是无意义的。”

    叶伊重申了一遍。

    声音哑然,随后干瘪瘪的表示:“您说得很对,谎言是无意义的。”

    “无意义的东西,就不应该存在。”

    叶伊重复了一遍,随手捏碎了声音的最后一丝祈求。

    声音从此沉默了。

    它知道自己的存在是毫无价值的,但是即使毫无价值,在莫名的驱动下,它还是想挣扎一番,毕竟,它已经没有任何其他选择。

    “我是最早也是最后的追求,”声音说,“请你相信我,我对你的所有言语都是真正的忠诚。”

    “但这又和我有什么关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