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集 第三十二章 黑羽的身世
    有锁元炼火阵在,鹏魔皇等人也不担心秦羽、黑羽逃跑,敖枯直接上前解除了那‘鎏远幻阵’,轻轻松松大阵便被解除了,而看到鹏魔皇四人进来,秦羽只是看了看身旁的黑羽。

    “还想妄图一战?”敖枯、白风、流图三人冷笑。

    随即三人化作三道残影,直接朝黑羽杀去。按照鹏魔皇的命令,他们三人联手对付黑羽一个,很明显是务必要将黑羽杀死,而现在这种情况,他们三人也不认为自己会失败。

    “小黑,你根本没机会杀他们,暂时放弃吧。”秦羽传音说道,同时心意控制要将黑羽收入姜澜界。

    黑羽回头看了秦羽一眼,最后放弃抵抗。

    “呼!”三道残影扑了空。

    “人呢?”敖枯、白风、流图三人面面相觑,刚才还在眼前的黑羽就这么消失了,三人同时看向了秦羽,秦羽微笑道:“别看了,黑羽已经进入青禹仙府了,而我也……”

    秦羽刚要准备进入姜澜界,忽然……秦羽,山头突兀地闪过一道灵光。

    “说不定,还有可能安然出去呢。”秦羽反而没有进姜澜界。

    “青禹仙府,哼,只是迟一会儿死而已。”远处的鹏魔皇正淡然走来,鹏魔皇对于破掉青禹仙府似乎很有信心。

    敖枯、白风、流图三人不语而同的闪电般攻击向秦羽,然而在他们攻击的前一刻,秦羽已然出手了。速度完全达到极限。留下一条残影,秦羽整个人便冲到敖枯面前了。

    “老朋友,第二次了。”秦羽地面容出现在敖枯面前。

    敖枯大惊。

    秦羽实力他很清楚,如果不变成两个本尊。单单一个身体,特别是现在连战斗形态都没有变化,秦羽还是有足够的实力杀死他的,敖枯身体闪电般变为战斗形态,神器狼牙棒也狠狠砸了过去。

    “蓬!”

    如同两颗巨大陨石碰撞一般,轰隆声不断传递开去,而秦羽和敖枯两人同时分了开来。

    “咦,这秦羽怎么没使用他那凌厉的指法?”敖枯疑惑起来。当初秦羽使用神剑破天以及‘破空指’,可是差点要掉他地小命,他可是记忆犹新。

    撞击的越厉害,反弹的力量越强。秦羽借着反弹的力量,身体划出一条漂亮的曲线,一下子便到了另外一个八级妖帝一一白风身前。

    三名八级妖帝,白风实力最弱!

    “哼。”白风一声冷哼,手中那柄中品神器长剑化作一条虹光直接刺向秦羽,神剑过处,空间处处扭曲。秦羽只是身形略微移动了两分,其他几乎没变化。

    “嗤~”神剑刺入秦羽身体,如同普通的铁剑刺入坚实的牛皮革一般。似乎被卡住了一般,很艰难地才刺入两分。

    白风心中震惊,她听说过秦羽身体很强,强的接近神器。可是真实感受地时候还不得不说变态。

    “噗!”

    “噗!”

    秦羽任凭白风神剑刺在身上,那蓝色九转劲力通过黑洞加速,这一击最恐怖的破空指直接破了白风的防御,射穿了白风的丹田,而秦羽地那柄神剑更是刺入其中。

    “蓬!”神剑中蕴含的九转劲力同样爆发了,白风的那颗元婴侥幸躲过破空指,可是面对刺入丹田中的神剑朝四面八方爆射的九转劲力,终于被攻击到了,防御极弱的元婴当场崩溃。

    “怎么可能?”

    白风一脸的难以置信,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飞禽一族仅次子鹏魔皇地存在,竟然会死在这里,死在一场看似必胜无疑的战斗中,她甚至于没来得及施展她的绝招‘风尾针’。

    “轰!”

    白风身体重重落地。

    八级妖帝白风,身死!

    “这柄中品神器神剑,我就笑纳了。”秦羽在杀死白风地同时便抓了她的神剑,在拿着这柄神剑的同时,秦羽的仙识早就覆盖了周围区域,场上地几人,包括鹏魔王,一举一动秦羽都注意着。

    特别是鹏魔皇,秦羽一直小心着。

    这时候,在一旁发现这一幕的敖枯、流图震惊了,和他们搭档了如此多年的白风,竟然就这么死了。而在白风尸体落地的同时,一道金光仿佛穿越时空一下子到了秦羽面前。

    “怎么这么快?”早用仙识注意鹏魔皇的秦羽,从发现鹏魔皇杀来到攻击临身,只是来得及身体稍微移动一下而已。

    “蓬!”

    重重的一拳击打在一脸震惊的秦羽胸膛上。

    仿佛一道流光,秦羽整个人砸在那黑色柱子上,那专门绑缚人的黑色柱子轰然断裂倒下,而秦羽去势不减,狠狠地砸入地面,“蓬”那黄狮山之巅都震了震。

    “身体果然够硬的。”鹏魔皇握了握拳头。

    如果秦羽身体再弱些,秦羽便不是被一拳轰落地面,而是被一拳贯穿身体。

    “人呢?”敖枯、流图二人飞到秦羽所砸的那个坑,那个坑很浅,只有一人深左右,可是秦羽刚刚被轰的砸下去,整个人就突兀地消失不见了。

    鹏魔皇的声音响起。

    “别担心,刚才那秦羽落入地面的时候就直接消失了,我想……那青禹仙府应该变成什么颗粒藏在刚才那块地上吧。”鹏魔皇一指秦羽落地的那处地方。

    “陛下英明。”敖枯、流图二人皆是道。

    鹏魔皇冷然道:“好了,刚才那种情况竟然还被那秦羽杀了白风,白风还真是够大意的。死了也怨不得人了,我们现在离开这里,到锁元炼火阵外面,让他们用寂尽天火烧吧。”

    “是。”敖枯、流图二人应命。

    鹏魔皇为首、敖枯、流图在其身后一左一右直接飞出了锁元炼火阵地范围。和进来相比,只是少了白风妖帝。

    ******

    姜澜界内。

    “好险,速度真是太快了。”秦羽想想都是一阵后怕。

    以秦羽。胸口为中心,完全凹陷了下去,那些胸骨大多已然碎掉,如果不是生命元力极速地恢复着,那一拳怕是贯穿进入秦羽身体了。不过此刻……秦羽已经完全恢复了。

    “鹏魔皇想必要用锁元炼火阵烧了吧?”秦羽嘴角有了一丝笑意,“只是不知道这次是否能够幸运出去了。”

    秦羽随即身形极速朝远处射去。那正是秦羽三兄弟的住处。

    ******

    锁元炼火阵外,十六名妖帝正在锁元炼火阵外各个方向控制着大阵,见到鹏魔皇三人出来,十六名妖帝都是躬身:“拜见陛下。”

    鹏魔皇微微点头。

    “听着。那青禹仙府就在锁元炼火阵内,你们先将锁元炼火阵内的东西给我灼烧干净,然而我来慢慢对付青禹仙府。”鹏魔皇对着十六妖帝下令道。

    “是,陛下。”

    十六名妖帝立即开始结出一道道手印……

    鹏魔皇看了一眼,此刻正是用蓝豕天火灼烧内部的山石等等,唯有等到难以炼化地东西才会用寂尽天火炼化吧鹏魔皇转头一看,随即朝黄狮山下方一处平原飞了过去。而流图以及敖枯也跟着飞了下去。鹏魔皇三人落地,鹏魔皇随意地盘膝坐下:“你们二人也坐下,我的妖识覆盖了那锁元炼火阵。有事情我自会知晓。”

    “谢陛下。”

    流图和敖枯也都盘膝坐了下来。

    “陛下,有句话属下不知道当说不当说。”敖枯低声道。

    “说。”鹏魔皇淡然道。

    敖枯点了点头:“陛下,那个黑羽即使再修炼,陛下有传承宝物在身。那黑羽又怎么可能赶得上陛下?陛下何必如此辛苦呢,就算饶他一条性命也不算什么。”

    “目光短浅。”鹏魔皇淡笑道,“流图、敖枯,当年我和方崇争夺鹏魔皇之位,事情经过你们也知道吧。”

    那流图点头道:“当年那方崇和陛下皆是超级神兽,皆是七级妖帝,一为金翅鹏王,一为暗电鹏王。同时鹏族超级神兽……那皇位竞争属下等当然记得清楚。”

    “我承认,单论实力,我比那方崇要略微逊那么一筹,暗电鹏王和金翅鹏王虽然同为超级神兽,可是暗电鹏王不单单速度快,还有着诡异地一些神通。我当初得到皇位机会并不大,流图,方崇当年和你族内一女子结为夫妇,你还记得吧。”鹏魔皇微笑道。

    流图点头。

    “那女子也算我鹰族内的一支奇葩了,本体不过一般的鹰族,连神兽都不是,修炼速度却赶得上上级神兽。”流图如今正是鹰族的族长,本体更是鹰族最强的上级神兽‘青火鹰’。

    鹏魔皇点头:“那方崇本也是枭雄,我一辈子和他竞争,过去他和我一般冷酷无情,然而谁想到这样一个人物却对你鹰族一个女子动了真情,我不过略施手段,就让方崇重伤,最后更是命丧我手。”

    “方崇输给陛下,也是他心性修炼不够。”流图恭维道。

    鹏魔皇点头:“人生在世,岂能被他人所束缚?我要杀人便杀人,我要逆天便逆天,如此才霸决。”鹏魔皇眼中有着一丝桀骜。

    “我宗延也算是天不怕地不怕,可是谁想方崇当年重伤时候,拼命破开空间,打通仙魔妖界和凡人界星球的通道,扔出的那个小杂种。却让那个我担心畏惧了。”

    嘴上说畏惧,鹏魔皇表情却没变化,“从宗倔那里我知道,暗电鹏王和一个连神兽都不是鹰族,生下来地孩子竟然如此恐怖。不但速度赶得上我,还有暗电鹏王的所有神通。同时……鹰族一般防御都不错,可是这个黑羽防御更恐怖。简直是个完美的变异超级神兽!”

    “单单如此还不会让我惧怕,最让我担忧的是他地修炼速度!他才修炼多少年,如今就达到五级妖帝了!我从来没听说过飞禽一族有如此恐怖修炼速度的。”

    鹏魔王冷笑道,“这个小杂种在仙魔妖界威胁不了我,可是如此放任下去,以他的修炼速度,等到了神界,很有可能有一日超过我。敖枯,你说我会放任他活下去吗?”

    敖枯醒悟了。

    “属下目光的确短浅,却是没想到进入神界后的事情了。”敖枯这些妖帝,大多在为神劫而烦恼,他们可没信心度过神劫,谁会想飞升神界之后的事情。

    而拥有传承宝物,渡神劫轻松无比的鹏魔皇,却早就想到了未来。

    “宗倔谈这个黑羽,我几乎完全确定他是方崇地杂种了,本体是鹰,鹰族有这么强的神兽么?而且还会鹏族超级神兽的许多神通,他老子不是方崇,他岂会拥有鹏族神通?方崇有这么个儿子也是够自豪了,可惜……今天他地儿子也要一样死了。”

    鹏魔皇说着抬头朝上空看去,“应该已经差不多炼化干净了吧!”

    ******

    姜澜界中。

    秦羽、侯费、黑羽正在一起。

    “小黑,别太难过了。”秦羽、侯费都看着黑羽。

    刚才鹏魔皇和流图、敖枯的谈话,秦羽身为姜澜界主人,可以听到外界近处的声音,他自然听到了。当听到有关黑羽身世的时候,秦羽只是心意一动,便将鹏魔皇等人地声音在三兄弟周围响起。

    “原来,我爹和我娘都已经死了。”黑习眼睛有些湿润。

    “杂毛鸟,我和你差不多,到现在也不知道我老子是谁呢。”侯费在一旁安慰道。

    “小黑,别难过了。”秦羽笑了起来,转移话题道,“嗨,我没想到当初那个临时想起的计划还真的成功了,小黑,费费,我们以后不需要一直躲在姜澜界中了。”

    ‘‘怎么?”侯费看向秦羽,黑羽也是蒸发了眼泪看向秦羽。

    秦羽解释道:“我知道鹏魔皇会以为姜澜界会藏在我落地的某个地方,可是他怎么都没想到……在我第一次和敖枯硬碰硬撞击的时候,姜澜界便化为一粒灰尘颗粒依附在他衣服身上了。”

    以姜澜界的了得,敖枯即使用妖识查探也绝对发现不了这细微不可见的颗粒。

    “现在他们在锁元炼火阵外,刚刚谈完,估计要飞上去了。”

    “我们上去。”鹏魔皇淡然道。

    敖枯和流图二人应命,三人极速朝空中飞去,谁都没发现在他们朝上空飞的时候,一粒颗粒从敖枯身上脱离下来,跌入地面融入平原,成为平原中无数泥沙颗粒中的一粒。

    83113/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