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集 第七章 镇府石碑
    乾虚老道等人的空间戒指只是普通的空间戒指,毕竟储存性的仙器可更加珍贵,炼制方法以及炼制所需要的材料,实在太罕见了。单单材料就难以收集齐,更别说炼制方法了。

    肩膀扛,手拿?就是散仙,他们又能够拿多少?

    霍烂微笑道:“乾虚老道说的有道理,这里的桌凳如此多,我们又能够拿上多少,大家想拿多少是多少,可以看个人能力了,大家就别拘泥了,我兄弟就带头了。”

    说完,霍烂和霍灿带头朝最近的元灵原石构成的石桌跑去。

    乾虚老道师兄弟三人相视一眼,也同样朝那些元灵原石桌子跑去,而水柔真人以及岳焱真人更是速度极快地经费那些元灵原石构成的桌子跑去。

    立儿看到这一幕却是捂嘴一笑。

    “立儿,你笑什么?”秦羽疑惑道,“这些元灵原石对于散仙来说的确珍贵的很,他们会如此做也是极为正常的啊,虽然有些失了散仙散魔身份,但是……相比较于如此宝贝,他们如此做也情有可原,不值得笑话吧。”

    立儿对着秦羽浅笑道:“你看着吧。”

    “看什么?”秦羽一怔。

    立儿朝那边努了努嘴,秦羽朝那些散仙散魔看去,这一看秦羽也笑了起来。

    只见一个个散仙散魔都鼓起了腮帮子,拼命的用力。身上仙元力鼓动,乾虚老道这些高手们动用体内全部能量想要拨起那桌子,然而任凭他使用再多地力量,也无法撼动桌子丝毫,仿佛生根了一样。

    三劫散仙的力量啊,那是多么庞大的力量?

    不单单是乾虚老道,他的两名师弟,岳焱真人、霍烂霍灿,连水柔真人那白皙的脸上此刻也微微红了起来,她估计因为是女性,还没有像乾虚老道等人双手如此用力,水柔真人只是单手用仙元力来准备提起桌子。

    “嗡……”

    整个宫殿地墙壁、玉柱、桌子、石凳各处表面出现了一道淡淡的金光,而乾虚老道等人仿佛被雷电劈中一样,一个个身体一颤犹如麻痹一般,而后则是身体朝后方飞抛数十米重重摔落了下来。

    “是禁制。”秦羽眼睛一亮。

    “秦羽大哥,你明白了吧?”立儿笑道。

    秦羽疑惑道:“立儿,你早知道了?”

    立儿笑道:“秦羽大哥,这是仙府,仙府的东西岂是让人想要搬走就搬走的,而且这些这里的石柱桌子什么的都是连在一起的,布置禁制又什么好奇怪地,那逆央仙人如果不布置禁制那才是奇怪了呢。”

    “那些散仙散魔现在会有什么反应呢?”秦羽笑道。

    “看看不就知道喽。”立儿小鼻子一皱嬉笑道。

    ……

    乾虚老道等人面面相觑。

    “哈哈……我们小瞧了那逆央仙人了,这逆央仙人能够留下如此珍贵的一个宫殿,岂能没有防护手段,我们倒是心急了。”乾虚老道自嘲笑道。

    其他人也都是心冷静了下来。

    刚才禁制那恐怖的能量,这些散仙散魔还能够清晰感觉到。

    “大哥,当初那逆央仙人所让我们来些宫殿,定是有宝贝留于我们,否则,让我们空看着这宫殿什么得不到么?或许那逆央仙人留下的宝贝可比这些桌凳珍贵多了。”

    霍灿灵识传音道。

    霍烂心中一动,也传音道:“二北你说的对,连整座宫殿都是由元灵石构成,如此大的手笔,这逆央仙人在仙府之中留下的宝贝。肯定是不是这些元灵石所能比的。走,我们快到正殿去看看。”

    此刻,众人还在广场。还没有去那正殿观察一番。

    霍烂当即招呼自己兄弟,随即二人直接朝广场之后的正殿走去,他也不管乾虚老道等人是否过去。或许乾虚老道等人不过去,他反而更高兴了。

    乾虚老道师兄弟三人,以主岳焱真人、水柔真人哪个又是傻子,看到这一幕,众人都是朝广场尽头地正殿冲动。

    至于秦羽、青龙延狼、延墨等一群人当然紧跟着这群散仙散魔。

    广场范围很大,在广场地尽头才是正殿,而广场尽头,正殿之前,却是一巨大花圃,花圃散发着泌人心脾的气息,甚至于连他们吸收那气息都感受到功力的缓缓提升。

    “好宝贝。”

    七位散仙散魔心中震惊无比,散仙功力多么的深厚,可是仅仅吸收那些花草的气息就让他们功力缓缓提升,这些花草如果采摘下来,随便炼制一下,炼制出来的丹药药效都会大的吓人。

    风动!

    七位散仙散魔几乎同时朝花圃冲去,那些由元灵原石构成的石桌是和地面连在一起地,表面覆有巨大的禁制他们无法取得,可是这些灵花仙草采摘应该容易点吧

    “蓬!”仿佛一头撞在墙上,七位散仙散魔先后都撞在了花圃表面上的禁制上。

    七人落地,怒视花圃。

    “禁制,禁制,这逆央仙人到底是什么人,桌凳就算了,连花草外围都弄禁制保护住,如此小气,这算哪门子仙人,我们拼了命进来,弄点花草桌凳回去都不行么?”霍烂怒了。

    其他散仙散魔心中也是怒火熊熊。

    一次算了,这第二次还是禁制。

    看到宝贝就被禁制阻挡,这如何不让众人愤怒?最重要地是,他们这些散仙散魔在那逆央仙人地禁制面前,根本没有一点希望打破那禁制,仅仅刚才地碰撞,他们已然感觉到那禁制能量的澎湃。

    他们和逆央仙人,犹如蚂蚁与巨人,差距之大,已经到难以逾越地地步。

    “那假山竟然不是青色的。”在后面走上来的地秦羽和立儿笑着说道。

    立儿也看到了广场边缘,离花圃不远有一座假山由好几种颜色的晶石构成。而假山也同样散发着惊人的元灵之气,显然……假山的晶石比那些元灵原石要深厚的我。

    “假山之中的晶石,都是元灵石,而且品阶都不低。这逆央仙人手笔真的好大。”立儿赞叹道。

    “哦,这位姑娘连元灵石都知晓?”那阴月宫地黑发老者走了上来,淡然询问道。

    立儿看了一眼黑发老者,淡然一笑:“我叔叔曾经和我讲过许多事情,知道这些也不奇怪了,阴月宫的人,据我所知,大多是女人,男人很少,你能以男儿之身受重任来此九剑仙府,的确是难得啊,我叔叔曾经提醒过我……阴月宫如果来了个男人,还是小心点,因为此人不阴不阳。”

    黑发老者一怔,眼中忽然杀机迸发。

    但是一会儿黑发老者眼中杀机完全收敛了:“星辰阁那位散人果然厉害。”说完,这黑发老者便走开了。

    假山。

    那气息自然躲不过七位散仙的灵敏感觉,然而……结局是可悲的。

    假山周围竟然还有禁制保护!

    禁制!

    禁制!

    还是禁制!

    不但是花圃、假山、甚至于正殿外的两个巨大的金龙雕刻,都让这些散仙散魔痴狂。因为那金龙雕刻也是利用了仙界有的金属性的元灵石,而且品阶极高。各种雕刻,各种饰品。甚至于一株花草……

    无一不是仙界宝贝,然而……全部有禁制保护!

    “我就说了,那逆央仙人布置如此繁多的禁制他就不累么?”岳焱真人即使是修真者,但是火爆的脾气此刻再也忍受不住了,他都快疯狂了。

    乾虚老道脸色也发苦。

    水柔真人也是眉头深锁……

    一个个散仙散魔,被那逆央仙人完全给气的要发疯了。

    正殿之内。

    七位散仙散魔步入其中,却是有种瞠目结舌的感觉,因为这大殿空落落的,唯有一样东西——石碑,在大殿之上旁边立着一块黑色石碑,上书二字‘镇府’。

    那镇府二字散发着凝重的古朴气息,让人情不自禁都聚焦于其上。

    “镇府石碑,镇府石碑……啊。”

    乾虚老道忽然瞪大了眼睛,整个老脸一下子就完全因为气血冲上来而满脸通红,这乾虚老道身体颤抖着,嘴里发出无意识地‘嗬嗬’声,就仿佛凡人羊癫疯发作一般,虽然没有那么严重,可也差不到哪去了。

    乾虚老道脑子之中已然记起了清虚观之中有关于‘镇府石碑’的记载。一想到那内容,乾虚老道就欲发狂。

    “镇府石碑,啊,怎么,怎么可能……”在七位散仙散魔之后走进来的黑发老者,此刻也看到了那石碑,这个时候黑发老者的表现根本不比乾虚老道好到哪里去。

    镇府石碑。

    一想到这个石碑的含义,黑发老者就想发狂了。

    镇府石碑地秘密,一般仙人才知道,知道的人极少,无论是黑发老者,还是乾虚老道都是无意识之中极为巧合地得知了有关于镇府石碑的秘密。

    当初他们也只是感叹一番而已,他们从来没有想到他们有机会见到镇府石碑。

    霍烂、霍灿两兄弟看了眼乾虚老道,又看了一眼刚刚进来地黑发老者,这两兄弟眼中光芒闪烁。

    “大哥,看乾虚老道那傻样,还有那个黑发老头子,他们都盯着这个石碑发呆,似乎受到了极大的刺激,我想……这石碑肯定蕴含什么秘密。”霍灿传音道。

    霍烂也点头:“即使刚才地元灵石也没有让乾虚老道如此失态,能够让一个三劫散仙如此失态,甚至于失态到如此地步……这石碑之中的肯定不小,不管如何……石碑一定抢到手再说。”

    “对,抢到手。”霍灿心中也下了决心。

    霍烂和霍灿根本不知道镇府石碑的秘密,可是单单从乾虚老道和黑发老者的表情,他们便判定出来了……这石碑的珍贵程度绝对超过元灵石。

    即使他们不知道这石碑为何珍贵,可是先抢到手绝对是对的。

    岳焱真人和水柔真人此刻也发现了不妙。

    以他们的经验,如何看不出乾虚老道以及那黑发老者是多么的震骇,加上那霍烂霍灿二兄弟眉来眼去,眼中光芒诡异闪烁,时而还看向那石碑。

    “水柔真人,这石碑肯定是宝贝,而且是了不得的宝贝,我虽然不知道它珍贵在何处,但是我们切不可让他们落到别人手里,我建议,我们二人联手。”岳焱真人脾气火爆,可是却不傻。

    水柔真人当即应道:“那好,他们两方实力都超过我们,我们二人联手才有一拼之力。”

    灵识传音中,这二人便定下了盟约。

    “镇府石碑,天,怎么会……”青龙以及三名黄衣男子一走进来,其中一名黄衣男子便震惊道。

    听到黄衣男子声音,这乾虚老道和黑发老者眼中都发了极为恐怖的光芒,恶狠狠地盯着那镇府石碑,此刻二人完全没有了丝毫仪态,甚至于眼睛都红了。

    那黑发老者看了乾虚老道一眼,又看了岳焱真人、水柔真人以主霍烂兄弟,似乎发现自己实力太弱,当即深吸一口气,强自压制了自己心底的贪欲。

    “说,这个镇府石碑是什么宝贝,不说我杀了你。”岳焱真人身影一动就到了黑发老者身前。

    黑发老者一怔,其他人也是错愕表情。

    “说。”岳焱真人怒视着黑发老者。

    黑发老者当即惶恐道:“真人,晚辈也是在阴月宫一部古老的手札之中曾经见过关于这镇府石碑的秘密。”

    “闭嘴,不准说。”乾虚老道怒喝道。

    “你闭嘴。”

    水柔真人、岳焱真人、霍烂、霍灿四人几乎同时喝道,乾蔝老道当即愣住了。

    “你继续说。”岳焱真人盯着黑发老者,此刻水柔真人、霍烂以及霍灿都迫切想要知道这个镇府石碑到底是什么宝贝。

    黑发老者看着那些散仙散魔剑拔弩张,当即深吸一口气,强压心中惊恐而后道:“晚辈从那手札之中得知,这镇府石碑一般乃是仙界有实力的仙人建造宫殿的时候,来用来镇府所用,一般宫殿有主人,石碑是被主人收于体内的,不过现在看来,这逆央仙人将石碑放了出来,应该是……”

    “别废话,得到了这石碑到底有什么好处。”霍烂喝道。

    黑发老者当即惶恐道:“这,一旦有人炼化了这镇府石碑,就代表……可以完全掌握整个宫殿,整个仙家宫殿都属于那人,无论是那几近无限的元灵石,还是那些仙草灵花,还是宫殿其他宝贝,都是那人的。”

    黑发老者话音刚落,大殿之内便响起了那极粗的呼吸声。

    83113/
为您推荐